東營區財金控股集團

中國經濟看點 | 資本市場:愈發成熟與自信


圖為上海外灘金融廣場的標志之一“外灘牛”


  大國崛起,離不開大國金融,而發達開放的資本市場是大國金融的核心元素。

  1986年11月14日,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將飛樂音響股票贈送給來訪的時任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主席約翰·范爾霖先生,也將中國發展證券市場的信心送給了全世界。

  30年后的2017年8月,中國股市總市值達到8.52萬億美元,連續3年位居全球資本市場第二。A股將納入明晟(MSCI)指數。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建設加快推進,基礎制度不斷夯實,依法全面從嚴監管持續加強,改革發展穩定呈現新氣象,有力支持了實體經濟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作為中國經濟最具活力的一環和資源高效配置的重要平臺,中國資本市場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國際投資者對中國資本市場的認同感和參與度進一步提升,A股成為全球資本配置的重要組成部分。外媒評論,中國資本市場在世界經濟中占據日益重要的地位,“新的國際金融中心正在向中國漂移”。

補足層次 完善融資功能

  “發展資本市場是中國的改革方向。”2015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接受美國《華爾街日報》書面專訪時字字擲地有聲

  鄧小平送給約翰·范爾霖的飛樂音響股票于5年后的1991年12月從柜臺交易轉至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為首批上市交易股。

  滬深兩個證券交易所開業,構成我國資本市場的塔尖頂層。作為主板市場,滬深交易所開始了為實體經濟融資助力的使命;股市融資讓人們認識到資本市場的力量。2004年中小企業板成立,2009年創業板成立,中國證券交易所建設突飛猛進。截至2017年8月底,滬深交易所共有上市公司3362家,總市值56.2萬億元。中國進入世界500強的企業數達到115家,排名世界第二。

  然而,進入本世紀尤其是七八年前,隨著中國經濟發展,無數亟需融資發展的中小微企業期盼資本市場的甘霖。作為改革開放國策的一個組成部分,資本市場如何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與美國的資本市場最開始從華爾街邊上的梧桐樹下開始場外交易不同,我國的股票交易市場是從頂層的交易所開始的,這種從頂層開始的發展方式,就帶來一個結構不完善、有塔尖無基座的市場層次。這種不均衡,嚴重制約了資本市場功能的有效發揮。如何讓企業從創建到上市,有個上臺階式的融資發展機制?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要盡快形成融資功能完備、基礎制度扎實、市場監管有效、投資者合法權益得到有效保護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

  2012年9月,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俗稱“新三板”)成立。2013年,新三板從小規模區域性試點擴大至全國,成為全國性證券交易場所。2017年8月,新三板掛牌企業突破1.1萬家,成為全球上市(掛牌)企業數量最多的證券交易場所,中小微企業占比達94%。

  新三板實現了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突破,一批中小企業掛牌后,獲得股權或債權融資,改善了融資結構,提升了品牌價值。與此同時,新三板拓寬了早期投資退出渠道。據統計,2016年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VC/PE)退出案例中,通過新三板退出的分別占61.5%、71.4%。這一“退”意義非同尋常,它徹底改變了過去VC/PE集中做成熟項目的狀況,引領和帶動了社會資本對初創型科技企業的投資。

  不過,新三板的容量仍然有限,仍有一大批初創企業無法登陸資本市場。以北京為例,2016年規模以上中小微企業超3萬家,這些創新創業企業,不僅需要融資,更需要融資能力的培養以及登陸更高層次資本市場前的培育。

  于是,區域性股權市場應運而生。

  商業賣場既有高級購物中心、社區超市,也有路邊店、合法的地攤市場。在多層次資本市場中,區域性股權市場就好比合法地攤市場。它是主要服務于所在省級行政區域內中小微企業的私募股權市場。目前,區域性股權市場在全國已設立40家,掛牌企業2.14萬家,還有超過7.3萬家展示企業,更多的小微企業躍躍欲試;累計實現各類融資8589億多元,正逐步成為中小微企業股權融資的重要渠道,成為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塔基。更重要的是,區域性股權市場使得資本市場服務重心下移,服務實體經濟的廣度和深度進一步拓展。

  至此,主板、創業板、新三板以及區域性股權市場在功能定位、服務實體經濟方面差異化發展,形成不同市場與不同企業在股權融資上更好的匹配關系。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格局初步形成,為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夯基賦能。

  曾經,懷抱創業夢想者羨慕美國硅谷的那條沙丘路,那里密布著300多家風險投資公司,他們掌管著近萬億美元的資本。蘋果、谷歌、臉書等著名高科技公司都在其扶持下壯大。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克魯格曼指出,美國經濟增長的60%至70%應歸功于新經濟的帶動,而助推美國新經濟發展的正是其發達的創投資本。

  今天,我們的資本市場上已清晰可見這樣一條路,在北京、深圳等地,風投資本與創新創業從遙望到牽手,因牽手而共贏,因共贏而強大。這讓美國彭博社驚呼:“中國的創業者逐漸崛起成硅谷真正的勁敵。”

  5年來,緊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資本市場實實在在提高服務實體經濟和國家戰略的能力。在穩定市場和防范風險的基礎上,積極擴大直接融資,在股債兩個市場上同向發力,切實發揮資本市場優化資源配置、降低杠桿率、促進創新創業等積極作用。5年間,通過IPO和再融資累計融資超過8萬億元,通過交易所債券市場累計融資7萬億元。

  中國,正將資本配置到更有效率、更具活力以及更能創造就業的經濟領域。

進退有矩 以制度促開放

  基礎制度就像資金往來高速公路上的交通規則,對資本市場健康發展至關重要。資本市場本是繁榮與危機交織的夢幻之地,市場波動屬正常,但容其波動,不等于對其放任。防止大起大落、防范金融風險的制度建設不可或缺

  鄧小平在給約翰·范爾霖那張“紙”的時候說,我們要建立“中國特色”的資本市場。那時,少有人想得出,中國特色的資本市場是什么樣子。

  中國資本市場,像一個青澀少年,在踉踉蹌蹌中逐漸成長。很長時間里,A股市場在“進”與“退”這兩個關鍵點上備受質疑。在“進”端,新股發行和市場擴容的速度一直受到指數波動的干擾,而在“退”端,盡管退市制度經歷了多次改革,但由于種種因素干擾,“不死鳥”一直活著。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資本市場著眼于體制機制改革補短板,穩扎穩打、步步為營,扎實推進資本市場“四梁八柱”性質的改革。

  改革,就是啃硬骨頭。于是,讓“進”和“退”按市場規律和節奏推進,成為近年基礎制度建設的一個亮點。在“進”端,即上市公司的供給端,實行IPO常態化,給市場注入“汩汩活水”,效果明顯。在此進程中,上市企業的質量標準沒有降低,有關部門對擬上市企業質量進行全流程審核把控。推行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為股票發行逐步從核準制向注冊制過渡做準備,推動發行制度向市場化、法制化邁出大步。

  在“退”端,強化優勝劣汰。退市制度不斷改革完善,形成了一套較為完整的退市程序和多元化的退市指標體系。對于欺詐發行、重大信息披露違法企業實施強制退市,資本市場生態環境得到凈化。2016年以來,博元投資、新都酒店、欣泰電氣陸續退出A股市場。

  有序進退成為股市新常態。

  與此同時,進一步規范并購重組取得長足進步。在大幅簡化并購重組行政審批,鼓勵基于產業整合的并購重組的同時,又嚴格重組上市要求,加強并購重組監管。再融資方面,在滿足上市公司正常合理融資需求的同時,又規范資金募集使用行為,優化融資品種結構。這“一松一緊”“一放一收”,有效促進了金融資源的優化配置,有力支持了國企改革、產業升級和結構調整。數據顯示,2016年A股上市公司并購重組交易2486單,交易金額2.39萬億元。其中,90%的并購重組交易由市場主體自主實施,無需證監會審批。

  在基礎制度建設中,規范參與主體的行為方式也是重要一環。對于市場反映強烈的清倉式減持、“精準”減持、過橋減持等行為,證監會多措并舉、堵塞漏洞,促進上市公司專注主業、穩健經營、積極回報中小股東。

  補制度短板,帶來市場波動率的明顯下降,內在穩定性增強,抗風險能力逐步提高。與全球市場相比,中國資本市場不僅有量的擴大,更有質的提升。

  堅持發展資本市場,改革、穩定、發展,是全方位的協調。基礎制度的逐漸完備,讓中國資本市場魅力倍增,國際投資者對我國資本市場開放水平和監管水準越來越認可。隨著“滬港通”“深港通”順利開啟,內地證券市場與香港市場互聯互通,逐步深化;A股納入明晟(MSCI)指數,與國際市場接軌更加緊密;2017年6月底,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境內股票8680.4億元,創2013年底以來的最高紀錄;我國支持境內企業境外融資,5年來股權融資達1317億美元;落實“一帶一路”倡議,完成對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國際交易所的入股,俄羅斯鋁業成功發行首期“一帶一路”熊貓債……

猛藥去疴 塑造市場新生態

  近2年,證監會罰沒額是前10年總和的4.7倍;近5年,證監會發出行政處罰決定書774項,對160人實施市場禁入,罰沒款累計約132億元

  中國經濟轉型期遇上了資本市場生態重塑期。

  2015年,在股市異常波動之后,相關部門綜合采取多種穩定措施,避免了系統性風險,市場已經進入自我修復和自我調節階段。

  當下,中國的資本市場賬戶是可以看穿的,相關部門正發揮這一優勢,依法、全面、從嚴監管,重塑市場新生態。過去一年多來,監管部門把穩定市場作為修復市場、發展市場的基本前提,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保持戰略定力,行之有效的監管措施堅持不動搖,全面加強監管工作,鮮明體現出“穩、嚴、進”特色。

  “穩”是情勢所至,“嚴”是監管選擇,而“進”是最終方向。

  “嚴”,已是監管常態。

  長久以來,資本市場上機構大戶及“牛散”以資金優勢和信息優勢稱王稱霸,很多人對這種不正常現象非常痛恨,感到無奈。2017年以來,證券期貨監管矛頭直指“資本大鱷”,“撲鼠逮狼”行動展開,聚焦重點領域和市場關切,查處了一批在資本市場上蒙騙欺詐、興風作浪的嚴重違法違規案件:“資本大玩家”鮮言領到了34.7億元史上最大罰單;唐漢博及其“唐家班”罰沒款合計逾12億元;黃信銘團伙操縱多只股票被罰6.48億元;中鑫富盈集中資金操縱2只股票被罰5.89億元;前發審委委員馮小樹違法炒股被罰4.99億元……

  大力推進依法全面從嚴監管,凈化了市場生態。交易所依法履行一線監管職能,初步建立了“以監管會員為中心”的交易行為監管模式。嚴禁忽悠式重組,對重組造假,將有毒資產注入上市公司的行為絕不姑息,對重大違法公司“零容忍”。

  與此同時,約束中介機構,整頓和規范市場主體。不僅加強對券商資管資金池業務的整頓,遏制基金子公司和券商資管通道業務規模,還抑制貨幣基金野蠻生長勢頭,要求券商構建有效合規的風控體系,穩妥化解存量業務風險。

  猛藥去疴,重拳治亂。依法有力的監管正逐步化解金融風險,引導資本“脫虛向實”。

高舉高打 嚴保投資者權益

  如果把中國資本市場比作一串珍珠項鏈,那么,珍珠就是高質量的上市公司,數量要足夠多;穿珠紅線則是基本制度,要牢固扎實;而對整條珍珠項鏈的防酸堿、勤呵護,就是資本市場的監管,就是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標的資產是否存在法律瑕疵?標的公司是否違反社會保險相關法規?并購涉及的審查意見進展如何?”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行權部負責人,在重大資產重組媒體說明會上的大聲“三問”,讓上市公司江粉磁材的高管代表們“紅了臉,出了汗”。

  過去,普通投資者很難看清上市公司并購重組的關鍵信息,容易被忽悠式重組、繞道式重組等影響投資決策。2014年,中國證監會設立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這個專司中小投資者保護和服務的公益性機構,通過購買股票方式,以普通股東身份行使股東質詢、訴訟等權利。截至2017年6月底,投服中心已持有3122家上市公司股票,現場參與55家上市公司股東大會、20多家重組說明會,持股行權已擴大到全國。

  投資者是資本市場的基石。我國有1億多股民、4.2億基金投資者、超過7000家債券機構投資者和數量眾多的其他類別投資者,沒有這些投資者參與,資本市場的融資功能和市場流動性就無法保障。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就資本市場改革、發展和穩定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多次強調要做好投資者權益保護工作。近年,資本市場不斷加強頂層設計,積極配合全國人大常委會修訂《證券法》和制定《期貨法》。5年間,共計制定或修訂各類法律、法規、規范性文件300余件。

  5年來,廣大中小投資者在資本市場的“獲得感”不斷提升。在上市公司現金分紅監管指引等一系列規范作用下,僅2016年,滬深兩市有2031家公司現金分紅,共計8301億元。

  錦上添花見美,而雪中送炭見真與善——真心保護投資者權益。這5年里,普通投資者賠償、公益訴訟的案例時有發生,證券期貨糾紛多元化的化解機制雛形初現。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與證監會聯合發布《關于在全國部分地區開展證券期貨糾紛多元化解機制試點工作的通知》。僅2016年各調解組織就調解成功1955個案件,涉及金額5億元。

  真心保護投資者利益,不僅體現在制度不斷完善上,更體現在普通投資者合法權益遭到侵害后的賠償補償上。2013年平安證券、2014年海聯訊大股東,先后主動成立先行賠付專項基金,賠償因虛假陳述而給投資者造成的損失,共計約2萬名投資者獲得約2.68億元的補償額;通過開展支持訴訟試點,投資者獲得更加寶貴的免費法律服務,目前已有上海綠新等7起維權案件訴訟。“中國版集體訴訟制度”已見小荷尖尖角。我們有理由相信,資本市場改革的成果,將會為越來越多的人民群眾所共享。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關于我們

東營區財金控股集團是中共東營區委、東營區政府為實現“十三五”規劃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成立的功能型國有資本投資運營企業;是貫徹體現區委、區政府調控意圖,專設的政策性、專業性投融資主體、產業引導基金管理運作平臺和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平臺。

關注我們
官方微信公眾號
码报生肖图片大全